大悲咒全文网
大悲咒全文网
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
主页/ 禅理故事/ 文章正文

无求品自高

导读:无求品自高从前有一个人,在饥饿的时候受到过两户好心人家的施舍,一户人家给了他很多奶油,另一户人家给了他一大块肉。这些奶油和肉帮助他渡过了难关,存活了下来。为了报答这两户人家的恩惠,他在来生转世为奶牛,供给了他奶的人家挤了几十年的奶。后来有一次发洪水,这头奶牛被水冲走了,冲到了给过他肉的人家。那家人正被洪水围困,处于饥饿之中,就高兴地吃起了冲到他们家的牛肉。等到牛肉被吃完的时候,他们才发现牛骨上有一...

  无求品自高

  从前有一个人,在饥饿的时候受到过两户好心人家的施舍,一户人家给了他很多奶油,另一户人家给了他一大块肉。这些奶油和肉帮助他渡过了难关,存活了下来。为了报答这两户人家的恩惠,他在来生转世为奶牛,供给了他奶的人家挤了几十年的奶。后来有一次发洪水,这头奶牛被水冲走了,冲到了给过他肉的人家。那家人正被洪水围困,处于饥饿之中,就高兴地吃起了冲到他们家的牛肉。等到牛肉被吃完的时候,他们才发现牛骨上有一小行字,写的是:奶油和肉的债已经还了。这个小故事说明,逆缘——看似困难或不如意的事,反而可以转化成为修学佛法道路上的有利条件。一般来说,当我们有损失时,都会感到失落痛苦,但如果按照修心的法门来讲,这却是好事,因为它意味着宿债已还。因此表面上是损失,其实我们并没有失去什么,反而得到了更多。

  在生活中,我们确实需要一些物质财富,但除了维持生活真正需要的以外,拥有的财富过多并不是什么好事,真正希望修行的人会把它看作一种障碍。

  有这样一个故事,说的是有个人获得了一大块田地,他可以选择自己耕种或变卖这块地,他选择前一种。为了能得到足够的劳动力来帮他耕种,他娶了妻子,并生了很多孩子。有人问他说:“你的孩子怎么这么多啊”,他回答说:“我需要帮手”。他把一辈子都花在了这块田上,就这样,他获得了一块田,却把自己的一生都困在这块田里。

  由此可以看出,不管我们的财富有多少,一旦获得财富,我们就只想维护它或增加它,将全部的心思都卷入到里面去,而贪婪、吝啬等恶习也就浮出了水面,也就是说,使我们的生活走进困境的因会不断被加强。

  有句谚语说道:喝醉的人越是想喝酒。同样的,富人一心想的是怎样才能更有钱,甚至财迷心窍,昧着良心打穷人的注意,掠夺穷人可怜的一点财产。所以财富就像一条充满魔力的绳索,牢牢将人套住,已有的财富往往会变成贪恋更多的财富的基础。当然也有例外,许多富有而明智的人并不为财富所羁绊,他们善于运用财富,以便为更多的人们谋取福利,促进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。例如许多富商将他们的财产捐献出来,或者设立各种基金,用于改善贫困、落后地区的人们的教育、卫生等事业,或者用于赈济救灾等慈善事业。

  万事万物时时刻刻都处于变幻流转之中,如果把快乐寄托在事物的恒常不变之上,无疑只会使我们的生命充满了失望。万事万物的产生和发展都有一定的因缘依据:发生,然后保持一段时间,最后慢慢变化消失。即使你再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形发生,改变的趋势还是不会因此而中断,因为这是自然的规律,它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,如果你明白了这一点,许多事就会变得好接受得多。

  如同在欣赏电影的时候,我们会被剧情吸引,全神贯注地投入其中,好像演的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一样,我们会随着电影或快乐或悲伤,浑然不觉自己只是一名远离银幕故事的观众。其实我们所看见的,只不过是投射在白布上的变幻的彩色光束,所听见的也是人们有意配上的一些声音,但观众们却信以为真,让剧情的发展牢牢牵住他们的心。同样的,生命中的苦乐也只不过是一系列的幻象而已,并不会维持得太久,只是当事人身置其中,才觉得是天大的事情。生命中的责任固然要紧,但也毋需过于介怀结果如何,不妨把生命也看作一场电影。

  如此说来,快乐其实很简单——一帆风顺时要清醒地意识到福乐并不会永恒;遇到挫折失意,要学会视困境为过眼烟云。根本不需要太过认真地看待各种体验,要知道苦乐总是来去而变幻的,并且伴随着我们的一生。看透了这一点,你自然就会变得从容镇定,冷静地看待世事的起伏反复。

  当你同时听到鸟鸣和狗吠时,也许你会对这两种自然界的声响产生截然不同的感受,认为鸟鸣令人心旷神怡,而狗吠却让人心烦意乱。引起你愉悦或烦恼的并不是鸟鸣或狗吠,而是你自己的心。唐代著名诗人杜甫早就写过这样睿智的诗句: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,有人看见风吹幡动,也曾表示过相似的看法,认为这一现象既非风动,也非幡动,而是仁者心动。因此,不要掺杂过多个人的感情色彩去看待事物,就可以做一个快乐的人。

  常人都会有这种心理:喜欢听到赞美表扬,不愿意被指责批评;希望名利双收,不想失去它们。这些心态就像沉重的锁链,把我们与深重的内心痛苦永恒地捆绑在一起。一天不超越它们,就一天也得不到心灵的自由宁静,也没有快乐可言。

  一个秋天的下午,两个闲来无事的好朋友呆在街角的一家小餐馆喝酒聊天。当时店里很清闲,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没有别的顾客,因为他们是店里的老主顾,老板跟他们很熟,也端了杯啤酒过来加入了他们的闲聊。

  吃到一半的时候,有个老乞丐推门进来了。小餐馆所在的街道甚是热闹繁华,来乞讨要饭的很常见,三人都没把这个老乞丐当回事。餐馆老板挺乐善好施,见了这些人多少都会给店钱表示一下,这次也不例外,掏出两块钱递给老人。奇怪的是,老人居然不接,他明确说他不要钱,只想讨口饭吃。三个年轻人觉察到了这位老人的与众不同,开始仔细打量起他来:这位老人的年纪约在80岁上下,身板还算硬朗,尤其是腰挺得直,一点也不显得老态龙钟,一身衣服虽然破旧,但基本上还算干净,这在乞丐中是很少见的。

  几个年轻人很好奇,对老人产生了兴趣,他们让服务员为老人拿来一把椅子,请老人坐下和他们一起吃,店老板还让服务员为老人端来了店里最拿手的烧卖,请老人品尝。老人对所受到的招待受宠若惊,一遍遍地跟几个好心的年青人道谢。坐下来之后,老人抖抖嗦嗦地从包里摸出一个搪瓷缸,想要点水喝,年轻人中的一个眼尖,看见老人的搪瓷缸上依稀可见的一行红字,写的居然是:献给最可爱的人!

  年轻人心里一震,他出身军人世家,祖父是1955年授衔的少将,任何与军队有关的人和事都能引起他特殊的感情。与此同时,他的朋友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这位朋友和他一样,热爱军事。他们对老乞丐手中的缸子兴趣陡增,问他缸子从哪来的,老人的回答大出两个年轻人的意料,他居然说缸子是他的,是发给他的!两个好朋友对望了一眼,隐约感到这位老人不一般,他们决定好好跟老人聊聊。

  一番对话下来,他们才知道,老人是安徽人,曾经当过7年兵,1946年入的伍,当时参加的是新四军六军,也就是后来的华野六纵。两个熟悉军事的朋友不禁肃然起敬。他们知道,这是我军历史上一支著名的英雄部队,因为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张灵甫部而一举成名。老人还参加过后来的抗美援朝,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受了伤才退的役。老人说到这里,两个年轻人开始面露狐疑了。按说当了七年兵应该是干部了,怎么是复员呢?老人见他们不相信,急忙辩解,他没文化,当不了干部。为了证实他的话,他从怀中摸出用手帕仔细包起来的两个红色塑料皮的小本,一个是复员军人证书,一个是二等伤残军人证书。然后,老人慢慢卷起了左腿的裤管,三个年轻人看见的是一条木腿。

  手帕里还有一张迭得工工整整的白纸,坐在老人旁边的年青人顺手拿起看了一下,半晌沉默无语,随后将它递给了其他两个人。

  那是一张村委会的介绍信,大意是说持信者是该村的残疾复员军人,无儿无女,因为年老体衰,丧失劳动能力,而本村又有财政困难,没有能力扶养,特许其外出就食,希望各地政府协助云云。落款上面盖着村委会的印章。

  两个好朋友都被这一事实震惊了,饭店老板也目瞪口呆,好久才缓过劲来,赶忙结结巴巴对老人说:“老人家,以后到了吃饭的时间就到我这儿来,我这饭店开一天就有您一天……”老人打断了他,说:“不,只要我还能走一天,我就要走。”

  两个朋友之中的一个不解地问老人,为什么不要钱呢?老人先是使劲盯着他,继而目光黯淡下来,喃喃地说:“我是当过兵的人,我怎么能……呢?”围在老人身旁的三个年轻人眼里都有了泪光。

\

  不居功,不自傲,甚至不去计较本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的东西,做乞丐也不放弃原则。